王通:昆侖山尋柏記


弟子班林彩娟最近策劃一本書《我與崖柏的故事》,邀請我寫一篇,于是就寫了一篇簡單的散文,發出來分享給大家。

千年松

萬年柏

我第一次真正對崖柏感興趣,是見到了最古老的崖柏。

2013年我和一個一起去了昆侖山,一路上我們都沒有目的地,全部都是靠感覺,后來無意間進入一個不知名的山谷里面,發現了一大片上萬年的崖柏,漫山遍野。

于是,我們就讓司機停好車,兩個人順著山坡開始向上爬。

爬到四分之三的時候,我當時已經喘的不行了,海拔有點高,一下子還沒有適應,然后我就停下來休息,我朋友繼續爬。

然后我就開始觀察我旁邊的一棵崖柏,我發現樹干非常的堅硬,上面還有各種奇怪的紋路,那種歷史滄桑感油然而生。

我發現它的主干是螺旋式扭著長的,這是生命最基礎的方式,雙螺旋結構,于是我就理解了崖柏為什么能夠生長上萬年。

過了多半小時,我朋友下來了,然后笑著拿了一枝崖柏。

然后給我說,他走到上面的時候,然后有一股奇怪的香味把他吸引到了里面的一個山凹中,發現了一棵超大的崖柏樹,估計有幾萬年了。

因為直徑有一尺的崖柏基本上都是長了幾千年的,而那一顆崖柏幾個人都抱不住,并且接近根部的主干,已經硬的有點石化了。

后來,一路上他都拿著那支崖柏把玩,幾天之后,我們到了一個非常神秘的地方,然后他順手就把那支崖柏插到了那里,然后順手做了一個簡單的儀式,說了一句:水生木長

接著,他給我說,突然發現,昆侖山中那棵萬年崖柏真的是太聰明了!用香味吸引他過去,讓他順手折下一支,然后利用他把這一支帶到了這里,然后就鏈接上了......

他接下來講的這些故事,讓我知道了原來萬年崖柏樹也是有靈的。

于是,開始偶爾關注崖柏。

2018年,林彩娟請我去她的崖柏會所喝茶,然后我看到她收藏了非常多的崖柏,各種各樣,非常漂亮,價值加起來上億元。

當時,她和胡亦鋒合作開發了一款崖柏普洱茶,口感很好,急著如何銷售出去;

我品過后,發現味道確實很好,于是就給她了一個營銷建議,她執行之后,當月就把第一批一百萬的茶賣光了。

后來,她又開發了崖柏香和崖柏精油,推到市場,反饋都非常的好。

不過,我最喜歡的是崖柏做成的小葫蘆把件,我專門定制了一批,送給我學生當做法器來養,因為崖柏有靈性。

前年的時候,林彩娟的身體一直不是特別好,十天半月就會不舒服。去醫院又查不出具體的原因。

于是她就向我咨詢,我幫她分析出了原因后,給她了幾個建議:

1、每天鍛煉我教的方法,提升身體的能量

2、給她收藏的崖柏不斷注入正能量的信息

之后,她的身體越來越好,事業也越來越順,甚至把曾經把一個恐嚇詐騙走的錢還要了回來。

2019年7月份,我和幾個朋友去昆侖山游玩,一直想找到這個地方,當時手里還有幾十張2013年的拍的照片,那時候的手機還不不夠智能,照片上沒有gps信息,只能靠著模糊的記憶去尋找,花了整整一天,沒有找到就放棄了。

2019年8月份,另外一個朋友在格爾木開了一期游學課程,邀請我當嘉賓講師,于是我又去了一趟昆侖山。

有一天晚上,我翻看老照片的時候,又想起來了那個地方就在附近一個山谷,然后再通過衛星地圖對照,竟然想起了大概的位置。這個位置距離7月份放棄的位置只有不到一百公里。

于是,我們就安排了一天,專門去那個萬年柏樹林游玩。

第二天到了山腳下,我們的車被攔住了,說是7月底,已經封山,不讓外來的車進入。其實,這個地方,距離我上次放棄的地方,已經非常近了,如果上次趕到這個地方,還沒有封山,就可以進山了。

后來,我們和管理人員磨了好大一會兒,他們說我們自己的車不能進,或者步行,或者坐當地人的車。

進山只有十幾公里,我們攔下了當地一個人的車,他給我們要價200一個人,太不淳樸了,沒辦法,好不容易來一趟,這就能計較了。給了500元讓他幫我們3個人拉一趟進去,去尋找那邊萬年柏樹林。

很快,他就拉我們到了萬年崖柏林,但是拿出照片,竟然不是我在2013年曾經去過的地方。

然后,又拉在我們在附近幾個山谷轉了一圈,把有崖柏的地方都走遍了,就只找不到完全一樣的景色。

我清晰的記住,山頂確實是我曾經到過的山頂,山谷也是那個山谷,但是那片崖柏林和我們當時見的,竟然完全不一樣。

當時和我同行的有一個通靈能力很強的朋友,靠她的直覺,我們下車進了一片崖柏林,然后開始下起小雨,在一個崖柏樹下,她接收到了一些信息,然后她給我講了一個故事。

這個故事跨越了萬年,比神話還要精彩,主角就是那顆上萬年的崖柏樹!

聽完她傳遞給我的故事,我知道不是她編的,因為情節太復雜和曲折了,并且還可以和許多我知道的信息對應上。

這我想起了那個朋友最早的網名,又想起在小說《太上章》中,太乙曾經也是一棵樹!

我不知道故事是真是假,只是現在還不能對外講,只能把一切都留在時間中!

特別推薦:

王通:2020年弟子班學員招募計劃

王通:不要小瞧任何一個小領域